阿珍爱上了阿强

做了一个诡异的梦,“我”的性别转换,过去的经历跟现实差不多,然而又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对自己的身份可谓一无所知。
“我”似乎是因为想见之前突然得到将要移民消息的好友而匆匆回到这座城市、却被莫名其妙投到了一栋诡异的楼里,有的时候内心会出现仿佛别人声音的提示。
楼里每一层结构大同小异,不写楼层号,可以两人并行几乎看不到其他人听不到其他声音、几乎所有的门都牢牢闭着的走廊,偶尔有几扇厚重的保险门半掩着,可上面贴着的用圆珠笔写的“金库重地,擅入者后果自负”又让“我”莫名忌惮不敢向前。我每天的生活就是下楼,首先从走廊正中央的电梯出来,然后走到走廊某一端的尽头——只能是一端,因为从电梯出来永远可以看到另一端被封死...

暑假黑暗料理·烤箱版

不管是什么作品,只要一个人物的实力在某方面很强,就一定会有喜欢他的粉丝,无论他其他方面有多么不堪

然而弱者就不是这样了,弱者如果非常善良,善良到不惜自我牺牲,就会有人说他圣母,弱者如果不善良,更会被骂的狗血淋头
所以说啊,强是魅力,外貌出众是魅力,然而善良不是魅力。我还没有听说过哪个角色被粉丝喜欢是因为单纯的“善良”,他们要么是本身实力很强,要么是正在增强中,一个不强也一直没变强的角色,没有其他特殊原因是不会被喜欢的
弱者的原罪,就只是弱而已
因为弱而受害,最后还只能听到旁观者的“受害者有罪论”,看着人们为加害他人的强者开脱
人的本能就是去崇拜强者,只要一个人很强,无论他有多少丑闻,都会有人扑到地上给他...

熟悉我脾性的人还好
不熟的人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回复,无论在心里拟定多少份回复,最后都避不开假装看不到的结果
对不起,我真的尽力了
不要怪我

并不是不知道自己和别人的差距在哪里,并不是不知道自己其实也可以
然而就是提不起任何劲
准备报N1注册了之后居然一下就没了劲,单词也不背,看到某群里一群三战四战的人交流经验分享成绩和书籍,也没心思去一本本比较选择
我N2的辅导书除了一本一百页的語彙之外其余的真的几乎是新的,买了往年真题最后只认真做了一份其余的要么是抢时间要么没听听力,甚至还有考试前一天晚上抢着做的,考试时浑浑噩噩,考完出来就开始骂散歩にまび
结果分数出来,居然还是整个班最高分——我没有自满的意思,只是觉得,这个结果对那些认认真真勤勤恳恳提前一年开始买书开小灶的同学很不公平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是觉得,不努力的我配,然而怎么也努力不起...

如果有那么一天可以的话,希望住的房子一定要可以做饭洗澡,卧室什么的完全没必要,我觉得只要有地方铺东西就可以了,毕竟夏天寝室只有我的时候在瑜伽垫上睡觉也不是一两天的事
有厨房,冰箱和烤箱,置办一人份的漂亮的餐具,买好看的台布,换着花样给自己做东西吃,累了就好好洗个澡,然后随便窝到哪里休息
吃得称心如意真的可以让我少很多莫名其妙的怒气,有的时候我会做到一半突然失控把手头的东西扔到地上,然而最终想想做好以后的情景还是会继续做下去
我在学着控制怎样不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别人,也在学习如何不让别人的情绪影响到我
也许我还得学会相信自己,不能因为几次时运不济就怀疑自己是个废物
虽然算不上聪明,但我至少在平均线附近(?...

就算有了那么多不快,难道我不可以为了美好的事物愉悦吗?你不该为我尚且保留了这种能力而感到欣慰吗?

我正在死去
因为经历了又一个和日常一样糟糕,没有温情,没有礼物,没有祝福,充满了无意义争执,一家人各顾各的,对忽视他人习以为常。甚至连我今天唯一的一餐,也是我自己做的

我要抛下以往的成见,斩断仇恨的锁链
我要像手术那般精准地去除思维里的毒瘤
我要像扔垃圾一般利索地将前尘往事抛向脑后
见识过天高云阔就不可能再囿于一隅随波逐流
我要让自己的身上再也看不出一丝旧日的阴影

祝我生日快乐

自勉
希望能在毕业前成为一个正常人

1 / 10

阿珍爱上了阿强

昵称是被洗脑的结果

© 阿珍爱上了阿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