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深い

微信里对着老师长辈的脸真虚伪
我明明也不喜欢他们
我在做孩子的时候一个劲的向往成为大人脱离这个家
真到了成为大人,又渴望投胎转世重新做一个孩子

20岁了
感觉人生已经过去了一大半
今天一个人喝了点酒
突然就想借酒发疯
然而憋了半天
最后只尬唱了《chicken attack》
颠三倒四地唱着
歪七扭八地倒在沙发上
自己简直要烂掉了

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我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
生日蛋糕算吗?很多年没有吃过了
自己去订?
可以啊

没有别的要求吗

……有你会答应吗?算了吧反正不是什么重要日子

我做个糖醋排骨怎么样?

我从来就不喜欢吃糖醋排骨

那你现在看看附近有什么蛋糕店吧,别订太大的,就你和你妹妹吃



所以我的生日要用我的钱让我自己去买我和我妹吃的生日蛋糕
我干嘛不回学校之后自己买一个吃到吐???

我妈:二十岁生日很重要啊,你想怎么过?
我:我能怎么过?你说我能怎么过?请同学不行自己出去吃不行出去玩不行我能怎么过?

我妈:你生日我们一起去吃火锅怎么样?你妹妹想吃好久了
我:第一,我前几天才确诊有食管炎和胃炎,忌生冷辛辣。原本日常菜里都不应该有辣椒,然而她(指我妹)是重口味,无辣不欢,平常淡辣我也就忍了,火锅?!
第二,我的生日为什么要吃她想吃的东西,她过生日自己吃不行吗?
第三,我压根不喜欢吃火锅,不喜欢(划重点)

我妈:那你想怎么过?我给点钱你自己过怎么样?你要多少?一百?两百好了。原本准备二十岁生日就给二十块
我:🙄🙄🙄

从我奶奶到我爸爸,从我外公外婆到我妈,双商巨低和偏心偏到正面看不见是遗传...

我发现了自己是一个很容易发现对方负面情绪并且受其感染的人,每当发现周围人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发现的负面情绪之后我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想尽一切办法去安慰他们。很多时候自己明明已经没有力气了,却还要分出精力去安慰可能压根没遇到什么挫折只是单纯不爽的他们。
虽然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关心,但我不能否认也有很多时候我安慰他们,我尽力排解他们的不快不是因为我喜欢他们或者事实上他们有多需要被关心。只是我自身用来解决危机可能性的本能,我生在充满威胁和批评、随时可能遭受无妄之灾毫无温暖和柔情的家庭,感受别人的不满并且在他们波及到自己之前尽力解决不是什么优秀的品德,仅仅是本能,是自保。
这样的敏感并没有让我变得更好,在大多数...

想要玩这样的游戏
在lofter上发一封没有固定收件人的信,如果有谁看到了想要回信就回复。不管是直接发表然后艾特还是利用私聊功能都好
不过我觉得应该没有什么人想玩吧

空间里看到的,可以说是很准确了

每天都在积极地开导着别人
可是究竟有没有效果,我在别人看来是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一点都不知道
变得不敢说话,不,我一直都有些不敢说话
在在意的人面前总觉得自己时刻在犯错
只有在不在意的人面前才能不管别人的感受什么都说
最近一天到晚就是吃了睡睡了吃,昏昏沉沉的,没有长胖,只是脑子越来越不清醒了
因为高温不愿意出门,出门也因为没钱不知道能干什么
人生地不熟(对,九江人生地不熟)家里人也不支持,没办法打工
好难过
就连难过我也不明白是为什么

我的朋友很少
大部分仅仅是熟人
我可没自大到认为能成为我的朋友是什么荣幸
只是想要发自内心地感谢一下能够遇见他们
并且发自内心地默默祝福他们能够平安顺利

对那种跑到自己地盘上作死的人的忍耐力越来越低导致列表本来就少的人越来越少,在感叹寂寞的同时突然发现自己因为碍于朋友面子消耗的时间精力也变少了,乐得清闲自在
开心
偶尔在自己可以相信的圈子里犯犯傻中二一下也挺好玩,能发现隐藏在列表里的傻逼并且清除出去就更好玩了
接受自己对待朋友要求苛刻而且小肚鸡肠之后感觉日子挺好过的

1 / 10

罪深い

混迹于人群的类人型两脚兽

© 罪深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