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深い

我想我可能需要治疗……

我偶尔会有那种方面的幻想
但不是和男人,也不是和女人,对方模模糊糊的,没有性别没有固定的形体,甚至有的时候根本不存在
我会想象我和别人之间进行那种带着温情和孩子玩闹般的额头相抵鼻尖相除耳鬓厮磨,但我没有想过自己会和谁做那种事
我通常会想象自己在一个只有自己一个人存在的大房子里,穿着自己最喜欢的轻飘飘的裙摆像花瓣一样的裙子,光着脚轻盈地在铺着蕾丝花边和小块地毯的木地板行走、跳跃,外面的光不算强烈,从窗帘间筛过来后变成了暧昧的玫瑰色,照射着墙壁、扶梯、沙发和桌上插着未开粉蔷薇的花瓶。没有人跳出来打断我,没有人跟我说我该做什么,也没有人跟我说我适合我应该和谁在一起,只要有合适的白噪音和相对私密的环境,我就

翡翠のまち

read more

なんか楽しいことなにもないや
退屈で死んじゃいそう

止まらない 止まれない
この冲动を止める爱があったら

パラソルを振って ルラリララ
大人にはなりたくない
一つも良いことがない

仇恨使我面目全非
但是没关系,因为就算我不恨任何人,我也没有什么值得珍惜的东西
漂亮的外貌也好健康的身体也好美好的心灵也好
我一个都没有
只有恨意能让我的思维剧烈地波动
如果没有对他们的恨意,那我就没有支撑自己活下去的信念存在了,没有人看遍了我的全部以后还能爱我,大刀阔斧地把自己砍了重造也不如某些人天生来的好,自己做了再多努力也没有自信的资格
如果没有恨的话,我还有什么呢

微信里对着老师长辈的脸真虚伪
我明明也不喜欢他们
我在做孩子的时候一个劲的向往成为大人脱离这个家
真到了成为大人,又渴望投胎转世重新做一个孩子

20岁了
感觉人生已经过去了一大半
今天一个人喝了点酒
突然就想借酒发疯
然而憋了半天
最后只尬唱了《chicken attack》
颠三倒四地唱着
歪七扭八地倒在沙发上
自己简直要烂掉了

你想吃什么我去做

我没有特别想吃的东西
生日蛋糕算吗?很多年没有吃过了
自己去订?
可以啊

没有别的要求吗

……有你会答应吗?算了吧反正不是什么重要日子

我做个糖醋排骨怎么样?

我从来就不喜欢吃糖醋排骨

那你现在看看附近有什么蛋糕店吧,别订太大的,就你和你妹妹吃



所以我的生日要用我的钱让我自己去买我和我妹吃的生日蛋糕
我干嘛不回学校之后自己买一个吃到吐???

我妈:二十岁生日很重要啊,你想怎么过?
我:我能怎么过?你说我能怎么过?请同学不行自己出去吃不行出去玩不行我能怎么过?

我妈:你生日我们一起去吃火锅怎么样?你妹妹想吃好久了
我:第一,我前几天才确诊有食管炎和胃炎,忌生冷辛辣。原本日常菜里都不应该有辣椒,然而她(指我妹)是重口味,无辣不欢,平常淡辣我也就忍了,火锅?!
第二,我的生日为什么要吃她想吃的东西,她过生日自己吃不行吗?
第三,我压根不喜欢吃火锅,不喜欢(划重点)

我妈:那你想怎么过?我给点钱你自己过怎么样?你要多少?一百?两百好了。原本准备二十岁生日就给二十块
我:🙄🙄🙄

从我奶奶到我爸爸,从我外公外婆到我妈,双商巨低和偏心偏到正面看不见是遗传...

我发现了自己是一个很容易发现对方负面情绪并且受其感染的人,每当发现周围人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发现的负面情绪之后我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想尽一切办法去安慰他们。很多时候自己明明已经没有力气了,却还要分出精力去安慰可能压根没遇到什么挫折只是单纯不爽的他们。
虽然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关心,但我不能否认也有很多时候我安慰他们,我尽力排解他们的不快不是因为我喜欢他们或者事实上他们有多需要被关心。只是我自身用来解决危机可能性的本能,我生在充满威胁和批评、随时可能遭受无妄之灾毫无温暖和柔情的家庭,感受别人的不满并且在他们波及到自己之前尽力解决不是什么优秀的品德,仅仅是本能,是自保。
这样的敏感并没有让我变得更好,在大多数...

想要玩这样的游戏
在lofter上发一封没有固定收件人的信,如果有谁看到了想要回信就回复。不管是直接发表然后艾特还是利用私聊功能都好
不过我觉得应该没有什么人想玩吧

1 / 11

罪深い

混迹于人群的类人型两脚兽

© 罪深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