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深い

讲道理讲不通破口大骂又会被指责是个白眼狼,逃也逃不走也不能扑杀撕咬,没有改变一切的能力也无法再接受现状,每天都强迫自己假装开朗可内里早就坏掉了。无时无刻不在诅咒自己血亲的人正常吗?哪怕他们是人渣。无时无刻不盼望着自己突然暴毙的人正常吗?哪怕说想死很多次了。无时无刻不在憎恨这个世界的人正常吗?明明能够体验被爱被珍重全靠这个世界。
我可能已经早就坏掉了,也许生活在蜜糖里所以觉得倾吐痛苦的我是虚伪的路人是对的,强行把我的纯善玷污毁坏之后还强迫我歌颂现实的人渣也是对的,一边从我这里汲取温暖一边假装看不见我的遭遇的人也是对的,只有我是错的。
反对声太笃定,而支持的声音似乎只有我微弱的心跳。我已经没有说自己是对的的勇气了。
被无视误解抹黑歪曲了这么多次我也没有力气和欲望去辩解了。
我好恨啊。如果不是摊上了这种沥青一样牢牢地黏在身上甩也甩不脱还拼命的夺取着呼吸的家庭,我该有多幸福。我当然不优秀,不管到哪里都不优秀,但是如果不是生在这种家庭里,我应该也是能够心安理得自己的不优秀然后开开心心度日的。
我看着那些各方面都不如我的同龄人时不管对外怎么表现,内心总是充满嫉妒和憎恶的,心里就像魔女的锅子一样盛着黑漆漆的腐蚀性液体,冒着咕嘟咕嘟的泡。
你们凭什么?
凭你们心安理得自己就是别人的垫脚石?
你们凭什么?
请你们是家庭的中心父母的宝贝?
你们凭什么?

你们究竟凭什么呢?
告诉我呀
如果死了可以逃脱这种天生不公平的束缚吗?
可以吗
告诉我呀
求求你们了不管谁也好告诉我呀

 
评论

罪深い

混迹于人群的类人型两脚兽

© 罪深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