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深い

我发现了自己是一个很容易发现对方负面情绪并且受其感染的人,每当发现周围人可能连他们自己都没发现的负面情绪之后我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想尽一切办法去安慰他们。很多时候自己明明已经没有力气了,却还要分出精力去安慰可能压根没遇到什么挫折只是单纯不爽的他们。
虽然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关心,但我不能否认也有很多时候我安慰他们,我尽力排解他们的不快不是因为我喜欢他们或者事实上他们有多需要被关心。只是我自身用来解决危机可能性的本能,我生在充满威胁和批评、随时可能遭受无妄之灾毫无温暖和柔情的家庭,感受别人的不满并且在他们波及到自己之前尽力解决不是什么优秀的品德,仅仅是本能,是自保。
这样的敏感并没有让我变得更好,在大多数时候,它仅仅是让我终日惴惴不安,如同惊弓之鸟。束手束脚,无法专心做事,无法好好休息。
我不想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在原生家庭上,但事实就是如此。一个出生时正常并且在蒙昧时期开朗活泼的人在还没有和除家人之外的人深度接触就变成一个敏感过度阴郁的人,原因只可能在家庭。


他们对自己的过错拒不承认并且倒打一耙“都是你自找的”。






我今生就算是死也无法原谅他们。

 
评论
热度(1)

罪深い

混迹于人群的类人型两脚兽

© 罪深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