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深い

我偶尔会有那种方面的幻想
但不是和男人,也不是和女人,对方模模糊糊的,没有性别没有固定的形体,甚至有的时候根本不存在
我会想象我和别人之间进行那种带着温情和孩子玩闹般的额头相抵鼻尖相除耳鬓厮磨,但我没有想过自己会和谁做那种事
我通常会想象自己在一个只有自己一个人存在的大房子里,穿着自己最喜欢的轻飘飘的裙摆像花瓣一样的裙子,光着脚轻盈地在铺着蕾丝花边和小块地毯的木地板行走、跳跃,外面的光不算强烈,从窗帘间筛过来后变成了暧昧的玫瑰色,照射着墙壁、扶梯、沙发和桌上插着未开粉蔷薇的花瓶。没有人跳出来打断我,没有人跟我说我该做什么,也没有人跟我说我适合我应该和谁在一起,只要有合适的白噪音和相对私密的环境,我就能凭借这样的想象排解一次不快










自我满足就够了,不要其他任何人,在自我满足时想到别人会使我不快

 
评论
热度(2)

罪深い

混迹于人群的类人型两脚兽

© 罪深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