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深い

  我渴望溺死在温柔如溪流般波光粼粼的眼神里。

  然而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身边的人们都没有这种眼神。他们的眼神麻木,带着虚伪的无辜和掩藏不住的鄙夷冷漠。

  于是我离开他们,去寻找一个能那样杀死我的人。

  后来我找到了一个姑娘,她笑起来眉眼总能弯成最柔和的弧度,说话的语气也柔驯温顺。大家都说我该知足了,我想我该知足了,于是我留在了她身边,尽我所能接近她。

  我成功了。

  然而某天我突然发现,她眼里闪动的光并不是潺潺溪流,而是死鱼腥臭的鳞片。

  她看穿了我的迟疑。

  『大家都说,温柔是成熟的人才有的态度。』

  『而成熟,不过是最轻度的糜烂。放弃与丑恶对抗而选择接纳,接受不公并将之履行。』

  『你看,成熟的人眼里,都闪着那种虚伪的温情呢。』

评论
热度(2)

罪深い

混迹于人群的类人型两脚兽

© 罪深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