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深い

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是敏感过头玻璃心严重…一点儿不愉快的事都能记很久,五六年前的都忘不掉
总被人说你要能把那精力放到学习上就好了,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成绩
我也想啊,然而根本做不到
在陌生环境不知所措的时候听到别人的笑声都会觉得难堪…面对外界刺激一惊一乍的,紧张到想要上厕所,严重时甚至会突然发烧,刺激过头精力耗尽就昏恹恹地麻木了……整天都在两个状态中晃荡,像钟摆一般
被同学半开玩笑的说了“看你表现得像草原之王那么淡定,没想到实际上是条受惊萌犬。”
我无言以对
从小就因为被教导要坚强不能哭不要依赖父母而表现出强势的样子,和同龄人站在一块大多数时候扮演的角色都是保护者,实际上只不过是个胆小鬼,胆小了那么多年不到没好转而且变本加厉,然而那种虚伪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但凡暴露了一点本来面目就会被周边人打趣“这一点都不符合你的形象”
你知道我真正的形象?你很了解我?说点简单的你知道我身高体重吗你就来判断我?你谁呀我什么样子关你什么事我吃你家大米了?
这种想法跟我妈透露了一下她直接扔东西过来叫我闭嘴,还说“你不要总是抱怨,你这样说出来好的别人也不好受,有什么东西放心里就够了”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受够了,就算在家也没有可以说话的地方,我究竟为什么要有这么一个家呢

 
评论

罪深い

混迹于人群的类人型两脚兽

© 罪深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