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深い

2016年从下半年开始有了点为自己活着的实感。
从家中搬出去,体验到了自由为何物。虽然自己时常做出点类似时间安排不当没有计划就胡乱花钱的小蠢事,但总体而言,自己的愚钝并没有给生活带来太大的麻烦。
饿了出去吃饭,渴了买水,在吃厌了食堂菜之后通过向同学打听和叫外卖的方式吃到了还算合口味的饭菜,生病了去校医院买药,没有生活必需品了走上一个小时去隔壁小镇买东西,没电了就去买电——似乎没有什么不能用钱解决的事。愈发体会到了钱的重要性,决定好好学习专业知识以后好好实习好好工作赚钱。
得知了两门课的成绩,没有自己预期的那么好,但也挺符合自己的实际付出情况。
转眼就到学期末,毫无跨年气氛地跨了个年,没有给家人打电话没有给自己喜欢的人们发祝福,甚至因为身体状况不佳在2016年的最后一天清醒状态只保持了五六个小时(其他时候不是在睡就是低烧到昏昏欲睡)。人躺着就容易胡思乱想,想来想去都是自己对于现状不满然而却也没认真出手去改变的破事,交流有障碍索性不交流,在深入交流之前把别人对自己的热情消磨掉的话,就再也不怕你还想再进一步时对方已经厌倦想要退出这种事了。这么说来我真是一个彻底的垃圾。
还是没能用语言用文字来好好表达自己,看书也看不进去了。一本明明已经期待已久的小说放在眼前一个月居然就读了两页。一个文档打开三小时也只敲了两行字。
我大概是废了。




值得高兴的事情也有,就是我终于狠的下手把列表里的垃圾人清理掉了:虽然对方表示很喜欢我,然而却无时无刻不在浪费我的时间给我灌输我不喜欢的东西。我曾经在同学嘲笑台湾人智商低的时候反嘲讽了回去,然而和她聊天时我确实真真实实地不止一次想到了“一国两智”这个词——对不起我错了,可能她的智商在台湾人里也是低得出奇吧。我明着暗着跟她说了很多次我讨厌什么,可她还是锲而不舍地在聊天中给我看。脾气也发过了,屏蔽也屏蔽过,然而她就是不长记性。大半夜的给我发表情包把一直都没有关提示害怕有人有急事需要我的我从本来就不安稳的睡梦中惊醒——那时如果杀人不犯法我第一个杀她——你知不知道对于在床上躺两三个小时才能睡着下点雨就能惊醒的我来说真正算是休息而不是思维逸散的睡眠有多宝贵?
曾经多次犹豫她这么喜欢我我这么对她好不好——后来直接想开了,她好不好跟我没关系,我好就可以了。没有必要为了一个自己不喜欢对自己也不算好的人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想要舒服是吗,远离让你感到不舒服的人事物就可以了
别说什么战胜,战你妈的胜,有些事情是战胜不了的,避开就好了

 
评论(1)
热度(2)

罪深い

混迹于人群的类人型两脚兽

© 罪深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