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深い

我加入那个圈子的时候,是那个圈子最繁盛的时候,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我呼吸着漫溢灵秀的空气,吮吸着他人思想的雨露,像一块海绵一样吸收着能接触到的一切。吸收到满了,便控制不住的释放出来。
现在没有可供吸收的东西,没有活跃自在的氛围。一块干透的海绵是挤不出任何东西的。
这里不该是我呆的地方。
我不是那种仅仅凭借自己的力量就能满足自己的人。

 
评论
热度(1)

罪深い

混迹于人群的类人型两脚兽

© 罪深い | Powered by LOFTER